视频号

公众号

福彩助圆大学梦③丨与奶奶相依为命的他 高中起就打工赚钱
发布日期:2021-08-25 作者:管理员


【学子名片】

黄子键,洞头人,毕业于洞头区职教中心,高考445分,被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水利学院水利工程专业录取。


 image.png

如同每年的寒暑假,18岁的黄子键今年夏天早早地找了一份“工作”,为自己挣学费。他说,比起高中,大学学费要几千元,加上住宿费、生活费,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

然而因疫情防控需要,他刚在酒店工作了一天就被劝退回家,失去了这笔期待的收入。父亲外出打工几乎不顾家,奶奶年迈,这个家哪里还能再支撑他上大学。

8月12日,“福彩助圆大学梦”活动来到黄子键的家,送上助学金,助他圆梦大学。

 

假期打工赚学费

 

这些天,子键在村里打工,帮忙打字、拍照、跑腿送东西等,也能有些收入。其实暑假刚开始时,他到洞头灵昆的一家酒店当服务员,负责点菜送菜、整理房间,从早到晚,一天能有100元收入。去年寒假,他当过服务员,已有些经验,做起事来也得心应手。但变化来得太快,因疫情防控,他刚工作了一天就被劝退回家,失去了这笔收入。

  高中每年寒暑假,子键都会主动找兼职,为自己挣下一学期的学费。记得高一暑假前考试一结束,“新手”子键迫不及待地上街找工作。顶着烈日,他壮着胆子一家家敲门询问。那年暑假,他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。

  “暑假找工作,起码要期末考试前的一两个月开始行动,不然就找不到了;暑期工资比寒假要便宜,而且寒假找酒店工作也容易些,因为酒店有些服务员回老家了,缺人手。”子键分享起他找工作的心得。

  三年来,子键曾和同学到景区卖过冰棍,到酒店做过服务员,也在工厂做过流水线工人。“一个月能有两三千元,除了交学费,剩下就当做生活费。”子键说。

image.png

与奶奶相依为命

 

子键那么拼,是因为他的家庭。他小学时父母离异,父亲外出打工,好多年没有回过家,母亲再婚也有了自己的家庭,他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。

记者在子键的家中看到,72岁的奶奶正坐在窗台边,借着外面照进来的光做手工活。子键说,爷爷去世后,家里失去了收入,奶奶便找了一份扫马路的工作。由于太过劳累,去年,奶奶不能再扫马路了,便在家里接了一些手工活,组装拉链头。

从学校回到家,子键也会一起做些手工活,他想让奶奶休息一会儿。子键说,一次拿货三四十斤“拉链头”,十斤仅三四十元。有时对方赶时间要求一两天就要完成,奶奶从早上7点做到晚上9点多,她右手握着钳子,做着重复的按压动作,有时手指头都磨破了。

他不忍心,曾让奶奶别做手工活了。奶奶却回他,如果不做,家里就没有钱。子键也曾打电话给“消失”了的爸爸要学费,但没说两句电话就被挂断了。说到这儿,他无奈地笑笑。但令他温暖的是,每次遇到困难,妈妈都会赶过来陪伴他,开导他。

正当他为大学学费发愁时,也是妈妈为他申请了“福彩助圆大学梦”项目。8月12日,温州市福利彩票管理服务中心,中国联通鹿城分公司分别为子键送上8000元助学金、一部手机。


他喜欢科技制作

 

子键说,他喜欢科技制作,实操也一向比理论强。所以填志愿时,她选择的也是偏技术的专业。“妈妈和舅舅建议我选择水利工程专业,因为毕业后能有一技之长,找到一份好工作。”子键说。

在子键的房间里有一个手工的风力发电机,这是他专门为一群小朋友做的DIY科技小制作。

去年暑假,学校老师在群里发了一则通知,询问是否有人愿意做志愿者,教幼儿园和低年级的学生做手工。“我很喜欢小朋友,而且对科技小制作也很感兴趣。”子键说,后来他就报名参加了。

在洞头区文化中心,他提前琢磨、制作了手工风力发电机和小型升降机。当他在课堂上向小朋友展示时,小朋友都瞪大了好奇的眼睛。子键说,自己做志愿者,一步步地教小朋友怎么制作,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。